三十左右的新冠肺炎患者:弟弟去世,哥哥昨天出院

现年31岁的布拉姆·科宁斯(Bram Konings)终于可以回到Beek en Donk的家中,但是,他受新冠肺炎的折磨,得了气胸。

他得了新冠肺炎,必须像他的弟弟一样接受重症监护,后来,他得了气胸,并错过了弟弟古斯(Guus)的葬礼。最近几周,布拉姆·科宁斯的生活真是大起大落。

首先是个好消息:前天早上,他获准再次回家。他的女伴凯瑟琳·范·德·坎普(Cathelijne van de Kamp)说:“他现在可以在家中锻炼身体,但他仍必须处于控制之下,因为可能仍然会出现并发症,我们不知道是否会发生以及何时发生。”

在过去的四个星期里,他们的生活一直是一场噩梦。正如凯瑟琳所描述的那样,是一部“恐怖电影”。

3月底,布拉姆得了新冠肺炎,病得很重,他必须入住Helmond的Elkerliek医院(Elkerliek ziekenhuis),接受重症监护。在医院中,他接受了人工睡眠,睡了几个星期。

当他醒来并且正在康复时,周围的每个人都开始希望他能尽快回家。 “所有信号都是绿色的,他将于4月14日星期二出院。”

肺部像有50年烟龄的80岁老人

但是,星期日他感觉不舒服,得了气胸。CT扫描显示了医生以前从未在新冠患者中见过的图像:他的肺看起来像一个抽了50年烟的80岁老人的肺。

这让每个人都感到震惊。Elkerliek的医生决定将布拉姆移送到荷兰奈梅亨的Radboud大学医学中心, “在那里,肺部疾病领域的专家更多,技术力量更强。”

消息来得真不是时候。一周前,有消息传出他的弟弟古斯已经去世。他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感染了新冠病毒,并接受了重症监护,但是与布拉姆不同,他再也没有从昏迷中醒来。

疫情措施的后果有时很严重,因为人数的限制,只有家庭成员可以参加死者的葬礼,因此,古斯的无数朋友不得不默默地向他告别,在一个以小时候的古斯为模特儿的雕像前,送上鲜花。但是,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布拉姆却不能来参加。

隔离九天

在奈梅亨医院,布拉姆必须被隔离9天。

他与凯萨琳一起在笔记本电脑上观看了葬礼的仪式。“我们不能在现场,这是不真实的,这在我心中留下了伤痕。作为家人,您应该哀悼他的离去,但是现在我们却分开了。”

不过,一个好朋友,是救护车上的员工,在他去转送奈梅亨医院之前,给了他们一个在家中说再见的机会。他们在救护车中,一起驶过家中门前放着的照片。

“新冠病毒已经从他体内散发出来,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胜利。他说:‘我曾经抗争过,但却失去了我的弟弟。’”凯瑟琳说。

他需要恢复,但同时他遭受了多个创伤。“古斯去世了,他在重症监护病房也呆了10天。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创伤,对他来说仍然是一个难以回忆的黑洞,他不记得那个时期发生了什么。我记着日记,拍了照片和录像,现在我们一起看,而他好像当时在另一个星球上。当然,如果我告诉他,你处于死亡的边缘,他会相信的。这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凯瑟琳说。

科学的探索

“我们都有没有答案的问题。布拉姆将来会怎样?他会继续是肺病患者吗?如果是这样,他需要手术吗?这种病毒仍然很新,即使医生还不了解。布拉姆完全是独一无二的,在全世界没有可比的案例。也许还有,但是目前还不知道。可能是科学家们偶然发现了他的肺部疾病。由于气胸,他进行了CT扫描,但是如果他没有得这个病怎么办?他们怀疑有某种遗传基因,因为整个家庭都受到了影响。肺病学家目前正在撰写有关该病例的科学文章,布拉姆确实对此做出了贡献。”

失去了11公斤的肌肉

凯瑟琳说:“我们还活着。我敢肯定我们会受到打击,但是放弃绝不是一种选择。布拉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已经瘦了11公斤,但很幸运,他很年轻。”

“我们家里有三个孩子,两个孩子分别为15岁和13岁,以及一个6个月大的小女儿。在我在医院时期,他们一直在朋友的家中,和小朋友住在一起。每天晚餐后,我都赶到奈梅亨,陪布拉姆过夜。这是奈梅亨大学医院允许的,这真的很棒。”

转载自一网荷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三十左右的新冠肺炎患者:弟弟去世,哥哥昨天出院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