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疫情,数百荷兰人向奥地利地方当局索偿

数百名荷兰人加入了对奥地利蒂罗尔(Tirol)当局的大规模索赔。他们感到上当受骗,是因为虽然新冠病毒已经在奥地利这个州传播,但是,这里的冬季运动场所如常开放。

荷兰人的律师已将部分报案发送给蒂罗尔州的公诉机关,民事诉讼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

一名68岁的荷兰人Jan说: “我出发前特别检查此地是否安全,但我感觉被骗了。”

蒂罗尔发生了什么?

3月初,冬季运动胜地(如伊施格尔Ischgl和圣安东Sankt Anton)仍然有大量滑雪和派对活动。后来发现,在那段时间里,成千上万的冬季运动者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该病毒也传播到整个欧洲。

一群冰岛度假者于2月底从伊施格尔返回,马上病倒了。结果,冰岛决定将蒂罗尔指定为危险区域,向并欧洲的其他国家发出了警告,但他们没有效法冰岛。

3月7日,第一场公共卫生危机的警钟在伊施格尔市响起。人们知道在伊施格尔一家最繁忙最著名的滑雪帐篷CaféKitzloch中,一名调酒师患有新冠病毒。一天后,整个酒吧的员工似乎都病了。尽管如此,Kitzloch仅在3月9日关闭,但其他酒吧、餐馆和商店的营业时间更长。将近一个星期后,该地区才完全封锁,最后的滑雪缆车于3月15日停止。

现在的问题是,该地区是否犯有刑事罪行,目前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蒂罗尔州检察部于3月24日开始了调查,包括因为收到了德国电视台ZDF频道的报道,报道称,2月底伊施格尔酒吧已经发生了新冠病毒感染个案,但当地没有报告。

奥地利报纸《标准报》(Der Standard)也写道,当地有来自上面的压力,要求将滑雪缆车一直开到最后。检察官汉斯约尔格·梅耶尔(HansjörgMayer)致荷兰媒体NOS说:“这是关于肆意地通过传染病危害人们的生命,可能被判入狱三年。”

2月底,来自荷兰阿默斯福特的Susan de Best,与13人一起在伊施格尔滑雪。他们一直待到3月7日,当中有11人病了。Susan特别想知道,伊施格尔是什么时候知道出现了新冠病毒个案的。 “我们只是消息不灵通。最糟糕的是,我们中的一个人,在假期后去看望他的母亲。他仍然感觉还不错,但是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了,传给了母亲,他的母亲三周后死于新冠肺炎。”

不愿在新闻界见到自己姓氏的68岁的Jan,也因信息的缺乏而感到愤怒。 “我们于3月6日离开,并在出发前一天与RIVM进行了核对,奥地利的伊施格尔是否安全,答案是安全的。没错,即使您到了伊施格尔,对此进行询问,答案也一样。”

一般的过失?

Susan和Jan是向奥地利消费者组织VSV的律师Peter Kolba报案的389名荷兰人中的两个。律师收集了这些故事,并将其作为证据提交给了奥地利公诉机关,希望通过民法索赔。

对于Peter Kolba来说,毫无疑问是有过失的。 “当地的人们只是不想看到它。2月25日,因斯布鲁克Innsbruck发生了一宗感染个案,警察大批出动,并封闭了一家旅馆。一个半星期后,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奥地利另一个旅游热点,那里忙于赚钱,结果是,仅对空间进行了消毒并更换了员工,但一切都保持开放。”

但是,这些指控在伊施格尔被驳回。当地市长说,他不感到责任。他对德国公共广播电台BR说:“我们已经竭尽所能。”

蒂罗尔州也拒绝接受所有的指责。

唯一的一个例外是酒吧Kitzloch的老板。他确实道歉了,并说他应该早点关闭。
奥地利检察部希望在两到三周内得出调查的第一批结果,看看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起诉具体的当事人。

荷兰人Susan de Best希望能够做到这一点:“满足我们的要求,给我们现在缺少的收入带来小小的补偿。不幸的是,我们已经无法让我们其中一位朋友的母亲得到安慰了。”

转载自一网荷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隐瞒疫情,数百荷兰人向奥地利地方当局索偿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