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生活在荷兰的中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挽救了600多条生命

近日荷兰媒体报道,来自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终身教授黄智生教授,从电脑屏幕背后以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去挽救生命。

他开发了一种在线自杀扫描器,可以搜索到那些通过匿名方式将绝望信息发布到社交媒体上的年轻人。他表示:“我想为他们提供活下去的希望。”

去年10月,微博上出现了一条消息,“我向世界说再见。”,来自一名大约20岁的男生。黄志生教授表示,这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消息,这让他十分的难过。“这里面充斥着太多的孤独感。”

黄智生教授开发的自杀扫描仪注意到了来自这个男孩的消息。然后,相关的辅导人员找到了这个男生的母亲,并打电话给她,把她儿子的情况告诉了她,当时她还以为自己的儿子在睡觉呢!最终这个男生得救了,而且他现在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在国内的社交媒体上,许多中国年轻人以匿名方式写下自己的感受。

黄智生教授通过研发算法,可以分析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各种需要帮助的绝望声音,以寻求那些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自杀意愿的年轻人,并及时给予他们帮助。

黄志生教授表示,目前每周大约有10多个年轻人以这种方式得到帮助,以至于一年多来已经有600多个案例。

黄智生教授开发的自杀扫描仪背后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时南京大学23岁的中国学生马洁在微博上写道:“我有抑郁症,想离开这个世界,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该消息是在她去世后的第二天通过“皮皮时光机”发出的。

这条微博成了很多人的“树洞”,夜深人静时,他们来这里吐露内心的悲伤——“好累”“好想死一死”“感觉不到被这个世界需要”“想在阳光明媚的日子,躺在草原上,与世界告别”……如今,这条微博留言已超过153万条。

2018年3月,黄智生在网上读到一篇关于“树洞”的报道,发现“树洞”里藏着大量抑郁人群。为了照见在暗夜行走的抑郁症患者,黄智生开发了一款“树洞机器人”,它能巡视“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大型“树洞”,并自动筛出具有明显自杀倾向的人群。从001号发展到004号,“树洞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提升到了82%。

黄智生拟定了一个自杀风险分级标准,从0级到10级,级别越高,自杀风险越高。“达到6级以上,机器人会预警,我们才去干涉。”黄智生说。

每晚10点,机器人形成的预警通报推送给黄智生,收到通报后黄智生会立即组织救援者。“每天能发现大概10个有自杀倾向的人,但我们只能救两三个人。因为缺人,救不过来。”他说。

黄智生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研究人工智能30多年。自2008年以来,他所在的团队开始与中国团队就语义技术开展科研合作。随着研究深入,黄智生逐渐把目光投向了抑郁症患者。在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的合作中,黄智生萌生了用人工智能技术发现有抑郁倾向人群的想法。

很多人不理解黄智生,“你其实可以做更热的研究,发更好的论文,甚至挣更多的钱。”但黄智生说:“看到想要自杀的人,如果不去救,内心会很痛苦。”

004号“树洞机器人”准确率还有较大提升空间。“但我暂时还没有升级机器人的想法。技术上有价值的东西,未必对社会效益很大。”对黄智生来说,与其一味地追求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不如花更多时间和精力拯救已发现的轻生者。

黄智生说,机器人只能发现想要轻生的人,但发现后怎么做才能保证他们坚强地活下去,机器人并不能给出答案。“患者需要长期的陪伴,需要家人的关爱和重视,需要我们去倾听他们内心真正的痛苦。”他说。

“但救人这件事也有风险,有时未必能成功,有时也会遭到误解甚至排斥。”黄智生说,“不过相比较拯救一条生命,这些质疑并不重要。”

生活在荷兰,如果有自杀相关的疑问,可以拨打电话:0900-0113(7*24小时)

转载自荷兰生活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这名生活在荷兰的中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挽救了600多条生命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