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荷华人电脑专家火了,他从事的是拯救生命的工作

据荷兰媒体RTL新闻报道,一名居住在荷兰Purmerend的华人电脑专家黄智生(Huang Zhisheng )从事的是拯救生命的工作,他开发了一种在线自杀扫描器,从办公桌后面以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可以搜索那些绝望的年轻人,匿名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消息。

现把该荷兰媒体的全文编译整理如下。

去年10月,中国的微博上出现了一条消息——微博是中国年轻人中流行的社交媒体——这消息来自一名大约20岁的男孩,他说“我要向世界说再见”。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工作的黄智生说,看到这则消息,他很难过。

但这也显示了黄智生他们做的事情是必要的。因为黄智生的自杀扫描仪注意到了来自这个男孩的消息。然后,黄智生团队的辅导人员找到男孩的母亲,并打电话给她,把儿子的情况告诉她,她还以为儿子在睡觉呢!这个男青年得救了,他现在过得很好。

黄智生笑着说:“这样的故事开始令人难过,但结局却不错。我喜欢这样的结果。”

天才的梦

他坐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大楼四楼的一个房间里。在这个高度,透过打开的窗户,可以清楚地听到吟哦的风声。

黄智生个子不高,他穿着黑色的西装,却穿着运动鞋,因为走路方便。他不喜欢谈论自己的私生活。他和妻子住在阿姆斯特丹附近的Purmerend的一所房子里,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摆满书架的房子。他说“上面有数千本书”的时候,眼中闪烁着少年人的光芒。

这与他一年前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开发的算法所讲的一样。使用该算法,社会工作者可以分析在线的各种绝望的声音,给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自杀意愿的青少年以帮助。

黄智生说,每周大约有10个年轻人以这种方式得救,一年下来,就有600多个案例。因此,他在中国受到了赞誉。

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天才是谁?在荷兰的记者、学生和社会工作者也在找他,要向他学习。

“纯粹的巧合”

这个“天才”最终出现在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是“纯粹的巧合”。他出生在中国中部一个相对较小的城镇,1994年他给荷兰的一位计算机科学家写了一封信,他当时雄心勃勃,询问这位荷兰专家是否可以跟随他念博士学位的课程,从事电脑科学的研究。

黄智生微笑着说:“到邮局时,我听说必须在信封上贴25张邮票,在荷兰才能收到这封信。”因此,他不停地粘贴、粘贴,因为这寄寓着他的希望、希望。

没想到这封信——这是他后来被告知的——到达荷兰,收信单位收到后的几周,仍未打开。

直到那位荷兰计算机科学家看到粘满邮票的信封。他原来是一个狂热的集邮爱好者,黄智生说:“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信引起他注意的原因。”

几个月后,黄智生从中国来到阿姆斯特丹生活、学习和工作。

拯救生命是一种幸福

黄智生现在是著名的科学家。也许是个工作狂,但不要这样称呼他,因为他从事的“感觉不像工作” 。

即使休假期间他必须去中国再演讲? “不。那倒不会,拯救生命不是一项工作,拯救生命是一种幸福。”

禁忌

在中国,有一些关于自杀的数字,但这些数字经常相互矛盾。这个话题在中国是一个很大的禁忌,对自杀的调查也是如此。

在2011年,荷兰媒体节目Nieuwsuur报道说,在中国,估计每90秒就有一人以自杀的方式终结生命。在15岁至34岁之间的中国年轻人中,自杀甚至是第一大死亡原因。

博客“树洞”

黄智生自杀扫描仪背后的故事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时南京大学23岁的中国学生马洁(Ma Jie)发出了信息,她在博客上以”走饭”的网名写道:“我患了抑郁症,所以我想死,你们不必担心我的离开。”当天她走了。该消息在她去世后的第二天就在线发布,并形成了一个博客的群体。

黄智生在网上读到一篇关于“树洞”的报道,发现“树洞”里藏着大量抑郁人群。

几年后,黄智生遇到了博客的博主,一位少女。他轻声问:“这就是你们的树洞吗? ”

少女说:“你知道吗?在树上这样一个洞,你可以在其中写下你最大的秘密,而没人知道。”

南京死者的网站变成了“树洞”,在她去世数年后,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中国年轻人发布自杀信息。

当黄智生了解他们在网上表达自己的绝望时,他想,我必须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希望,要发现社交媒体上更多的“树洞”。

他在一个月内建成了扫描仪。现在,在中国,以及在法国、英国、荷兰等国外都有600名志愿者每天扫描着成千上万条消息。

他知道,这主要发生在晚上,因为“外面越黑暗,思想越灰暗” 。

黄智生开发的这款“树洞机器人”,能巡视“藏”在社交媒体中的大型“树洞”,并自动筛出具有明显自杀倾向的人群。从001号发展到004号,“树洞机器人”抓取数据的准确率提升到了82%。

拨号救援

研究人员设计了10个等级,处于“10级”标签的人士处于严重的危险中。 “个人的隐私在这时候排在第二位了——当生命处于危急关头时,这已不再重要。我们试图打电话给家人或朋友。”

在第5级,风险较低,这时,志愿者会仔细联系邮件的作者,问问:你想谈点什么吗?或者:我可以让您与其他患者联系吗?

有些志愿者每天与他们在网上认识的人聊天。

黄智生承认: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但是必须面对,需要谈论,因为这是一个大问题。在荷兰,在中国,都是如此。“当中国人告诉他们的老板,他们有心理问题时,就会失业。在中国文化中,患有抑郁症的人就是疯子。所以也不是一个好伴侣。所以希望让年轻人知道,究竟是什么困扰着他们。”

谦逊的人

黄智生是个谦虚的人,可以说是中国文化人的典型。因此,他是否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骄傲,对他而言并不重要。他只想说:“方法可以改进。也许我们也可以为其他语言设计。”

此外,据他所说,骄傲也不是正确的词,那如何形容?黄智生不知道,“我们只想帮助人们。”

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人们愿意得到帮助吗?

黄智生思考了一下。当然,这值得思考,也是一个痛苦的选择。但是,他现在从经验中知道,大多数人都很感激他们。

他还讲述了一个19岁的女孩的故事。她去年躺在床上,使用了很多药物,并且尽可能地对外界封闭;她只在网上表达自己最阴暗的想法。

黄智生用他的自杀扫描器找到了她,义务工作者与她谈心。当她后来与黄智生见面并接受中国新闻媒体的采访时,她告诉黄智生:“你对我来说是父亲,你给了我新的生活。”

这位中国的电脑专家沉默了,探出窗户向下望,学生可以在校园内和学校大楼进进出出。有的背着大背包,有的手拿着书,有的在阳光下吃三明治。

“是的。”他说, “这就是我想为所有不幸的人提供的东西:一种新的生活,一条新的出路,永远。”

转载自一网荷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在荷华人电脑专家火了,他从事的是拯救生命的工作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