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荷兰会是欧盟疫苗接种国家的最后一位?故意这样做?

对于荷兰成为欧盟最后一个接种疫苗的国家,卫生部长德容格说,在技术上更早开始对新冠病毒进行疫苗接种是“不可能的”。

欧盟其他26个成员国已经在接种中,如在德国,已有成千上万的人接受了疫苗接种。

德容格说,当他看到其他国家的疫苗接种图片时,就感觉到像被针刺一样,但是,“伙计们,我们也愿意加入到第一批接种的行列中吗?当然,想是这样想,同时,我们做出的选择就像已经做出选择一样,我认为这些都是负责任的选择。”

部长说,只有德国和丹麦在大规模接种疫苗,而大多数欧盟国家仅象征性地接种了第一批疫苗,“我是故意不想这样做(指“象征性接种”)。”

在荷兰,第一批人士将于1月8日在北布拉邦特省的Veghel接种疫苗,部长说:“这实际上非常快的;荷兰正在尽可能快,但也要尽可能小心。”

两个星期前的国会辩论

两周前在荷兰第二议院举行的紧急辩论中,无论联盟还是反对派,都批评了部长德容格的疫苗接种策略。自由党PVV负责人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和民主六六当的负责人 罗伯·杰滕(Rob Jetten)都批评了缓慢的做法,后者说:“荷兰被封锁的每一天,都是迷路的一天。”

德容格解释了为什么在荷兰需要花这么长时间,因为GGD的电脑系统尚无秩序。

德容格的发言人周日表示,主要瓶颈仍然在于将信息输入到GGD系统中。“这里存在误解,认为我们必须重新构建电脑系统。事实并非如此,但是系统必须包括正确的信息,例如某人不能或不应该接种疫苗的可能原因,可能是怀孕或对疫苗成分的过敏等。我们希望认真、负责和安全地做所有事情。”

国防部长Ank Bijleveld上周宣布,自一月份起,将有1000名士兵准备协助大规模的疫苗接种。但是,只有在卫生部明确要求的情况下,他们才开始行动。

据德容格发言人的说法,只有在必要时才动用军队的力量, “但是,现在还不是这样,公共卫生部门GGD有足够的可用人员。”

12月28日,荷兰GGD发言人说,目前有1600名新的呼叫中心员工正在接受培训,进入GGD工作。这些人应该在注射前和注射后指导接受注射的第一批人员,即疗养院中的医护人员。发言人说:“我们必须防止出哪怕是一点点的小错误。如果注射顺利进行,并且没有重大问题,那么荷兰其他地区也很容易接种疫苗。”

专家们的看法

虽然,在RIVM内部,也有人对荷兰成为欧盟最后一个接种疫苗的国家不满,如传染病控制的前负责人范德尔顿(Van Delden)和他的同事、接种项目计划经理汉斯·范弗利特(Hans van Vliet):“当然,我们宁愿更早开始。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说:荷兰是欧洲的模范国家。但是,现在根本不是这种情况。”

一些专家认为,启动缓慢会带来严重后果。格罗宁根大学的免疫学教授安克·赫克瑞德(Anke Huckriede)早些时候曾说过,注射拖后意味着有更多的病人,因此从理论上讲会导致更多的死亡。因为每个感染者都会传播病毒,所以现在每天都在计数。

不过,范弗利特说:“我们的看法确实有所不同。荷兰起步较晚这一事实令人担忧,也可以理解,但是对于总死亡数字,最终决定于为目标群体整体免疫的速度,一个星期或多或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实际上,如果您开始得更早,但之后却没有加速,则死亡数字可能会比您开始较晚而以后加速的更高。”

他们强调,欧洲国家,都将在第三季度完成疫苗的接种,每个国家走的路会有一些不同,但就抗疫来说,并没有差别。

牛津疫苗和辉瑞疫苗的差别

两人还解释说,像许多国家一样,荷兰也长期以来一直认为不是辉瑞疫苗,而是牛津疫苗将是第一个到达终点得到正式认可的疫苗。

“起初,我们认为,我们将通过过往流感疫苗注射的方式和路线,为老年人接种疫苗。但是,现在事实证明,辉瑞疫苗必须在非常低的温度下保存,并且还必须以大剂量提供,因此,很难在疗养院中使用。”

在接受NU.nl采访时,两人说,最初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每年流感疫苗注射的结构实现新冠疫苗的注射。范·弗利特(Van Vliet)告诉该新闻网站:“从这个角度说,我们认为在荷兰已经拥有基础设施和丰富经验,可以很快使用牛津疫苗,这是很合逻辑的。”

但是,事实证明辉瑞疫苗来得较早,根据NU.nl报道,RIVM因此必须更改其疫苗接种策略。疫苗接种计划总监范德尔顿(Van Delden)说:“这只是调整收到的信息的问题。我更愿意讲的是,这就是我们将要做的事情,仅此而已。由于世界不可预测,因此有些事情无法实现。”(资料来源:Telegraaf / NU.nl)

转载自一网荷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为什么荷兰会是欧盟疫苗接种国家的最后一位?故意这样做?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