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恐吓信件,荷兰疫情小组成员受到威胁,政界震惊

当前新闻网NU.nl 12月4日报道,负责向内阁提供疫情咨询的危机爆发管理小组(OMT)的几名成员最近受到威胁,有人上门拜访他们,并向他们发送了含有恐吓性文字的信件。

威胁

Andreas Voss倒并没有感到受到威胁,但他收到一封信,称他为“可怕的猴子”,并说动物园里还给他留了个住所。另一封信中写道说:“回到德国人那里。”这些信件不是邮寄,而是放在他家的信箱。

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医学中心(Erasmus MC)重症监护室负责人Diederik Gommers说他本人没有受到威胁,但OMT几名成员受到了来自社交媒体的威胁,并在家中被不速之客造访。

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病毒学专家、世界卫生组织荷兰代表Marion Koopmans家中也收到了信件,还收到了在线消息。病毒危机之前,她都是乘坐火车上班,现在改为自己开车上班。

安全

这些威胁甚至导致一些OMT成员产生怀疑,他们是否应该继续在媒体上向大众分享专业知识。他们注意到,电视或报纸关于新冠病毒的报道之后不久,威胁就增加了。Koopmans说,她会“绝对”考虑停止在媒体露面。

Diederik Gommers认为,OMT成员应该受到保护。在被问及是否涉及永久保护时,他表示,“如有必要,应该这样。”

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院(RIVM)无法确定OMT成员是否将受到保护。发言人说:“我们从不对安全发表任何声明。”

震惊

司法大臣Ferd Grapperhaus已经意识到专家们受到的威胁,但不愿透露细节。他称“真正为社会工作”的人面临威胁是“极其糟糕的”。“我们真的不会接受这点。”大臣说。他介绍,内阁此前已为律师、法官和新闻记者的安全安排了很多额外资金。

工党(PvdA)领导人Lodewijk Asscher认为这是“严重的耻辱”。他认为,公开辩论中,越来越多的威胁针对说话的人。“这永远不应成为正常现象。科学家应该能够安全、自由地表达他们的观点。”

外贸大臣Sigrid Kaag谈到“可怕的恐吓和对科学家的威胁”时说,“这些人向我们所有人提供知识,并帮助我们与新冠病毒作斗争。我们应该感谢他们。”

绿色左翼(GroenLinks)领导人Jesse Klaver说:“可能不同意建议,但通过恐吓和暴力阻止辩论,将威胁到荷兰所代表的自由价值观。必须停止!”

转载自华人头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发送恐吓信件,荷兰疫情小组成员受到威胁,政界震惊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