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可能是荷兰零号新冠患者,不知如何被感染

2月27日,时任医疗大臣布鲁因斯(Bruins)在电视直播中宣布,荷兰发现了首例新冠病毒患者,这是一位来自布拉班特省(Brabant)Loon op Zand的56岁男子。不过,电视节目EenVandag 6月11日报道,在该男子之前,一位来自该省的名叫莉亚·康德(Lea Kant)的女子已经在Gorinchem的贝娅特丽克丝(Beatrix)医院接受了一周的重症监护,但她当时没有接受新冠病毒测试。当她被转移到鹿特丹伊拉斯谟大学医疗中心检查,并进行新冠病毒测试时,结果呈阳性,此后,她在呼吸机上待了四个星期。因此,作为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之一,莉亚才可能是荷兰的零号新冠病毒患者。

由于莉亚证实感染新冠病毒,贝娅特丽克丝(Beatrix)医院关闭一周,不接待新的患者和访客,并举行了新闻发布会。“那次新闻发布会是关于我的,但我自己却不知道。”莉亚说,“实际上,我甚至不知道新冠病毒是什么。我醒来时,丈夫不得不告诉我。”

莉亚在重症监护病房的呼吸机上待了四个星期,她的丈夫被告知妻子可能会有致命的脑出血,他甚至不得不准备跟她告别。她的丈夫和最好的朋友保留了一本小册子,每天记录发生的事情。

莉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染上新冠病毒的,她没有去过感染地区,也没有与感染病毒的人接触。最后,她的丈夫,一个姨妈和她的婆婆似乎也被她感染了。这让莉亚感到内疚,“他们来看望我。因此,可能通过拥抱或亲吻而被感染。”这种负疚感一直困扰着她,直到通过与社会工作者的交谈才消除。

莉亚已经康复了7周,现在可以借助助行器走几步,左臂仍然部分瘫痪,因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她能够爬楼梯,可能很快就会回家。

莉亚认为她可能会因为是荷兰的第一位新冠患者而被载入史册。“一方面,我认为受到关注很好,但我并没有刻意去做。另一方面,我毕竟患了一种疾病,而且会产生很多后遗症。”她说。

转载自联合时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今日荷兰 » 她才可能是荷兰零号新冠患者,不知如何被感染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